小茶馆(自适应手机端)

一壶清饮诉相思 ,【半月】万里思更浓

小茶馆 0

  艺术“壶”美,美在千变!“千变”既指壶型,也指壶境。紫砂文化发展数百年,经历了一代代紫砂艺人的传承创新。

  自供春后,时大彬“曲尽厥妙”,陈仲美“接踵骋技”,徐友泉“集大成也”,到清乾隆时,制作、欣赏趋于成熟,“一瓷罂耳,价埒金玉”。

  盛世之期,士大夫追逐华丽、附庸风雅,社会风气表面奢饰,繁缛张扬,紫砂壶艺遂跌入媚俗的泥淖,因循陈袭,仿作仿制者日多。

  清乾隆年间,陈曼生“西泠八家”之一,乾隆末、嘉庆初,他在宜兴邻县溧阳任县令。虽政声斐然,但不会左右逢源,难以时时春风。在生存与生活层面上从无奈的选择到刻意的追求,这是一个过程。

  陈曼生没有向糜烂滑去,他结识了制壶高手杨氏彭年、宝年、凤年兄妹,把绘画的空灵,书法的飘洒、金石的质朴,有机地融进了紫砂壶艺,设计出了一批另辟蹊径的壶型,或肖状造化,或师承万物,简洁古拙,力扫繁琐奢靡,使紫砂艺术进入了历史上的又一昌盛期。这些设计、制造、刻款、镌铭多人合作,与圈内艺匠联袂制成的紫砂壶,开创了一代新风。

  明月千里寄相思,半月万里思更浓

  半月壶正是曼生所设计,也是曼生十八式的经典壶型之一。“海上生明月,天涯共此时。”唐朝诗人张九龄竹下的知古名句在构筑美妙意境的同时,也给曼生壶艺创作留下了极大的想象空间,可以用紫砂壶诠释对生命、文化和艺术的理解。

  曼生制此半月壶,警示世人:凡事,全则半,半则全,欲求十全十美反而不及,无为而为,反倒有益,退一步海阔天空,曲则全,枉则直。极富人生处世之哲理。

  半月壶一直以质朴无华、典雅端庄而独占一席之地,从古到今长盛不衰,所谓“明月千里寄相思,半月万里思更浓”;一壶诉说的不仅仅是单纯意义上的思念,更表达了中国传统文化中对“月圆人圆”的向往。

  风格韵致,技艺精湛的半月壶

  半月壶协调和谐、舒张简洁、前呼后应,一张扬、一内敛,张弛有度,仿似一篇美文,越读越醉,半月壶营造的是一种源于心灵上对团圆的期盼。

  壶式古朴典雅,壶嘴,钮,把,部件的结合之处比例和谐,壶身饱满呈半月形,有端庄古朴之意。短弯流,圆乳钮,壶把粗壮,加底。

  这把半月壶,能做出个人的风格韵致,其技艺精湛,所制陶艺气格浑成,端庄秀丽,角线分明,多一分文质,少一分匠气,难能可贵也。让赏壶者的视觉效果受到了一种冲动与舒张。

  细赏“半月壶”,壶身犹似半个初出的月亮,器型稳重、简单,同时不失柔和之美。它的线条、装饰不仅使人联想到生活中真实的情感,更激发人们对唐诗、宋词意境的向往,那是一种期盼和牵挂。这期盼来源于心灵上对团圆的渴望,捧此壶在手,不禁又遥想起古人的佳句“此曲只应天上有,人间能得几回闻”,而“半月壶”正如那天上的明月,或者是落入凡尘的佳品!

  “月有阴晴圆缺”方为美,美得独特撩人。紫砂匠人们发现美,并能够运用高超的制壶技艺制作美,留存美!


推荐文章:
为什么收藏圈子内会如此追捧陈国良的紫
一个故事,一代传奇,一把名壶…
连续7年手工制陶大赛获奖,被评为“宜兴
以假乱真,紫砂花器的仿真世界
两大“高手”顾景舟、韩美林,这把紫砂
请查收,一封来自紫砂壶的情书